上海亲子方舱:78天为800多个家庭带去温暖

时间:2022-06-24  点击次数:   

  6月14日,位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内的“亲子方舱”送走最后一批亲子家庭后,正式休舱。65名来自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以下简称“上海儿中心”)的医护人员,终于在“亲子方舱”开舱78天后迎来了休整时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温暖一平方直播间采访了医护人员和曾经在方舱陪同隔离的家长。

  “每天都在同各种小朋友打交道,有求必应、有喊必到。”上海儿中心团委书记、心胸外科医生胡仁杰告诉记者,“亲子方舱”的护士台可能是整个方舱医院里最繁忙的,每隔一两分钟,就会有一个小朋友跑来,找大白看看画作是不是漂亮,小心翼翼地问大白讨一块小饼干、小糖果吃吃。“氛围和谐,彼此欢喜。”胡仁杰说。

  “孩子一开始是发烧,我的核酸结果是阴性。我是一定要进方舱陪着的。”10岁男孩乐乐(化名)的母亲李女士4月初在上海儿中心陪孩子就诊时,孩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

  在4月4日举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新冠肺炎病毒婴幼儿感染者的陪护问题引发社会关注。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一级巡视员吴乾渝表示,对于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儿童,由监护人自愿申请,在充分了解可能的健康风险并签署告知承诺书后,可以陪护。符合陪护条件的家长应在工作人员指导下,做好个人防护,落实规范佩戴口罩、分时用餐、不与儿童共用生活物品等防护措施,严格遵守各项管理制度。

  李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当时在上海儿中心陪娃就诊时,已经非常焦虑,“我找了好几个医生,不断向他们表达我要去方舱医院陪同的意愿。”后来,在签署了告知承诺书后,李女士母子俩一起进入“亲子方舱”。

  “亲子方舱”是上海儿中心医疗队在本轮上海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独创”的一种亲子共同隔离观察治疗模式。它的出现,为疫情焦灼下的不少上海家庭送去温暖。

  3月29日,上海儿中心儿科医护团队奔赴世博展览馆参与方舱医院医疗工作,于3月29日当晚就开始收治新冠肺炎病毒无症状及轻症感染者,收治患儿年龄范围初定为4岁至18周岁。

  由于儿童是特殊人群,需要更多的身心照护,医疗队当时就决定采取“亲子收治”模式,即患儿可由至少一名家长陪同进舱。

  上海儿中心医疗队也于4月4日晚从世博方舱医院“整建制”转移至床位更多、更大的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这一次转战,上海儿中心医疗队得到上级同意正式采用“亲子集中收治”模式,明确“本病区允许家长陪同”。仅仅两天,“亲子方舱”的近千张床位已全部住满。

  在这间方舱里,家长与孩子一起进行观察治疗,上海儿中心的医生负责孩子们的救治工作,与其合作的,是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以及后期加入的湖北援沪医疗队。儿童的收治年龄下限,从4岁放宽至两岁。自4月4日至6月14日,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医疗队病区共收治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2200余名,800多个亲子家庭中,7岁以下儿童家庭占了一半以上。

  考虑到亲子方舱内学龄儿童接近半数,方舱开放了无线网络,医疗队专门开辟了自习空间,准备了必要的文具用品、简易小课桌等。对于有打印学习材料需求的孩子,医疗队随时提供“作业、试卷打印”服务。

  对于低龄段儿童,医疗队募集适宜的玩具发放;对于因为不能适应环境而产生情绪问题的孩子,医疗队内的心理医生会进行评估,适时进行心理疏导和家长宣教。同时,鼓励孩子们到室外去活动并配发钙片,这样既促进骨骼发育,也有助于调节情绪。

  4月以来,“亲子方舱”俨然成了一个“共享自习室”,小朋友们都在认真学习。下课时,孩子们还会“串串门”,彼此问问来自哪个学校,互相加个微信;有的低年级孩子还拿着题目去请教高年级的孩子。

  方舱内的集体生活包括但不限于三五成群地讨论作业、在特定的空间跳绳、踢毽子、拉着“大白”聊天合影……“亲子方舱”护士朱萍介绍,舱里的孩子和医护人员关系很亲密,“测体温时,他们会主动把额头抬起;测核酸时,把嘴巴张得大大的,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亲子方舱”是上海所有方舱中较晚宣布休舱的,还是上海所有方舱中唯一一个“没有换班”的方舱,医护人员从3月28日一直值守到休舱。

  胡仁杰参加了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在亲子方舱里举办的方舱党课,穿着大白给小朋友们讲解什么是新冠病毒。他一边讲课,一边还要陪孩子们聊天,“他们最喜欢交流,自己给自己做流调,互相交流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感染病毒的。”

  “五四”青年节期间,胡仁杰组织青年医护人员和方舱里的孩子们一起观看各种学习视频、学习总书记讲话寄语,大家一起给未来的自己、给家人朋友写了一封信,介绍自己的近况和未来的打算。

  “六一”儿童节,团崇明区委、崇明石榴籽公益基金会赞助,胡仁杰给当时在舱的60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块蛋糕。一些有特殊需求的孩子,给医护人员递了小纸条,他们的奇趣蛋、棒棒糖也都在“六一”这天准时到货。

  “这段经历,无论是对我们医护人员,还是对那些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可能是一辈子都难得一遇的。我们不能给自己、给孩子留遗憾。”胡仁杰说。

  6月2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举行6月例行新闻发布会,发布知识产权公共服务有关情况,并就有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此外,为了让公共服务产品更加多元,国家知识产权局加快对信息化服务系统进行整合、优化、升级,推动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产品供给多元化、服务智能化。

  连续几日高温后,6月22日的北京,雨水把温度轻轻地往下摇。 袁媛:预计在盛夏(7—8月),我国南方地区,主要是江南中东部和华南中东部,有可能发生时间较长的高温天气过程。

  近年来,我国在煤矿瓦斯、火灾、水灾等重大灾害防治,非煤矿山尾矿库在线监测,智能监控等方面,取得了一批科技创新成果。

  据《化学通讯》杂志22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日本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嗅觉传感器,能够通过分析呼吸中的化合物来识别个体身份。

  在最新研究中,慕尼黑工业大学的罗曼·格恩哈乌斯及其同事,制造出了比普通氦原子多4个中子的氦原子,然后让其与质子碰撞。

  有趣的是,研究小组观察到每个变温组中至少一个物种的衰老可忽略不计,包括青蛙、蟾蜍、鳄鱼和海龟。

  根据美国得克萨斯大学休斯顿健康科学中心的最新研究,每天使用蘑菇提取物有助于免疫系统清除人类乳头瘤病毒(HPV)感染。“除了观察等待之外,我们没有其他有效的治疗方法来治疗持续性的HPV感染。

  研究人员为富含水的系外行星电解质运输建模。位于法国的欧洲同步辐射光源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利用分子动力学模拟和热动力学模型,探索了电解质如何在这些行星的冰层和海洋之间运输。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博士后研究员佐伊·戴曼托普楼说:“循环癌细胞从原始肿瘤中的逃逸受到褪黑激素等控制,褪黑激素决定了我们的昼夜节律。

  国防科技尖端事业,是集体的事业,端正个人与集体的关系非常重要,个人与集体融合在一起,就能汇聚出充溢创新精神的集体智慧。

  经过与现代医学诊断过的病变对比,研究者发现增生膨大表面与骨化纤维瘤的表现一致。”在论文第一作者、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博士生王董浩看来,该研究为师丹斯基的推测提供了证据,也为骨化纤维瘤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将“极目一号”Ⅲ型浮空艇(系留气球)系统按功能区分,可以分为球体分系统、测控分系统、供配电分系统、地面锚泊分系统以及载荷分系统。

  5月27日晚,一场充满温情的毕业典礼在浙江省衢州第二中学举行。 “浙江院士科普教育基地”“浙江省科普教育基地”相继建成,一场场科普讲座纷至沓来……科技创新的氛围日渐浓厚,学生们对科学世界心驰神往。

  2015年以来,丁胜结合自己20多年通过化合物调节干细胞的研究经验,带领团队在自己实验室找寻小鼠多能干细胞向全能干细胞逆转的“神奇药水组合”。

  针对以上瓶颈问题,科研团队建立了单个细菌细胞精度、“鉴定-药敏-溯源”全流程一体化的幽门螺杆菌诊疗技术CAST-R-HP。研究人员建立了单细胞精度测定代谢抑制程度的幽门螺杆菌药敏表型快检技术。

  贾法里说,在医学领域,无腕带血压监测目前在市场上还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这项研究是医学领域的一个巨大进步。

  北京时间22日,《柳叶刀—微生物》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伤寒杆菌对常用于治疗伤寒的抗生素药物如大环内酯类和喹诺酮类的耐药性越来越强,且在过去的30年中,耐药性菌株得到了广泛传播。

  我们通过科技创新打造了国内首个宝石加工固废、废水资源化利用产学研示范基地,通过节能环保、固废和废水集中资源化利用,真正实现了宝石加工业的转型升级与绿色发展。基于大量的调研,喻连香和团队开展了“宝石加工固废、废水资源化利用的可行性试验”。

  懂行的专家无法亲临现场进行技术指导。“麦苗根部呈白色,说明生长状况良好,判断是除草剂使用过量造成药害,可用清水稀释残留农药,再喷施叶面肥和营养液。

  哈尔滨工业大学21日发布消息,该校化工与化学学院吴晓宏教授团队在超黑涂层技术领域取得重要突破,团队攻克了超黑涂层常温制备技术瓶颈,得到了一种朗伯特性显著的高稳定超黑涂层。